邱朝敏仍在忙着见投资人
2021-02-02 09:4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以广州为例,一年一万辆车仅入场费就要向公交公司支付4000多万元,广州地区仅流量费一年就需要向运营商支付2400万元。高额成本压力之下,2012年开始火爆的公交wifi行业已经死伤遍地。“公交wifi现在就剩下我们了,如果我们再倒闭,那这个行业就没了。”邱朝敏说。

“我们成本主要分四大块”,邱朝敏算了一笔账:第一块是入场费,要取得公交车上的wifi运营权,就要给公交公司交钱;第二块是设备,算上研发、制造和安装,一台将近2000元,广州一万多辆车,就两千多万;最后是从运营商采购的流量费和人员成本。

岁末年初,从跨境电商、生鲜电商、到o2o、互联网体育,“互联网创业公司死亡名单”文章时不时刷屏,内容虽大同小异,但仍令创业者倍感寒意。

身为“价格搅局者”、“成本搅局者(轻资产)”,他们令传统企业侧目。但风终究会停,当资本市场开始收缩,融资寒冬来临时,扩张过猛、烧钱过快的创业者不得不转而裁员,甚至变卖资产输血。

有声音认为,国家多项政策都提到普及无线局域网、建设智慧城市,而企业让老百姓享用免费的网络,做的是多方共赢的事情,成本不能由一家民营企业独自承担。

新京报记者深入全国各地,采访了农民、工人、小老板、网红、创业者等多个群体,听他们讲述自己过去一年中平常或不平常的故事,让他们算一算自己打拼一年的“账单”。

16wifi创始人邱朝敏就是其中一位。2014年闯入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他为了给创业公司输血,去年不得不变卖了3亿元的地产,同时为了节省人力成本,其创业公司也裁员25%。

曾几何时,互联网创业企业以行业颠覆者身份出世,

岁末年初,邱朝敏仍在忙着见投资人,据他透露,新一轮融资已经有了进展。

四大块成本中,入场费饱受诟病。“公交上装wifi,本来是政府该干的事,企业去装还要收费?本来公交是国有的,按理说我们企业帮你们去装wifi,你们就别收了呗”,邱朝敏为此打抱不平。

当鞭炮声为逝去的旧年画上休止符的时候,寻常的百姓习惯给自家算一笔账、做一个总结:这一年里,我付出了什么;这一年里,我又得到了什么。一个个普通家庭账本上的涂涂写写,连聚起来,就变成了宏观经济脉动的节奏器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aozhuang1994.com福建省漳平市的怡汉窗业有限公司 - www.baozhuang1994.com版权所有